磁氣苔

想养一只爱撒娇的小狮子。
邪魔って言われたい jvj

【Y2】一只仓鼠的自白



*傻白甜
*OOC
*短 一发完

现在,此刻,我正面临鼠生中的巨大考验。

说是考验或许也不太合适,不过如果我的笼子旁边有个像著名偶像天团岚的某场演唱会一样有显示数字的显示屏的话,那个数字大概比紫色的还要高吧。

你问我为什么看过演唱会?那是当然,因为在下居住的地方,正是著名偶像天团岚的成员——樱井桑和二宫桑的家里。

因为很骄傲所以要带着前缀。

而此刻,我最喜欢的二宫桑,正在把脸凑近我的笼子——呜哇,二宫桑的脸贴着笼子,刚好和笼子一样大呢——啊,他冲我露出了非常宠溺的笑容——因为这样的笑容过于美好、不禁看呆了、以至于刚刚塞进嘴里的玉米粒还没有咀嚼就咽了下去。

噎住了。

二宫桑fufu地笑了起来,伸出了他那超级可爱的、肉肉的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背,“sho酱吃慢点哦,没有人跟你抢,fufufu”

二宫桑真是太温柔了。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读到这里相信各位应该已经发现了,是的,在下是一只仓鼠,住在国民偶像天团岚的成员二宫桑和樱井桑的家里,名字叫sho。之所以与樱井桑的名字发音相同,是因为捧着花生来到这个家的第一天,二宫桑就指着我,用尖细却很好听的嗓音对樱井桑说:“翔酱你看,不觉得他吃东西的样子跟你很像吗!就叫他sho好了!”

我当然很开心啦,因为二宫桑叫sho酱的时候,总是尾音上翘,像在撒娇一样,被那样可爱的声音呼唤,我的鼠生也算是没白活啦。

当然樱井桑对这个名字就不是很满意了,直到有一天,国民偶像天团岚的成员相叶桑带来了一只小柴犬,白白嫩嫩的,湿漉漉的目线和二宫桑真是非常相似,不知道樱井桑是不是也这么想,才给小柴取了kazu这个名字。

这时二宫桑剥开了一个花生,从笼子上方丢下来一颗给我,把剩下的一颗扔进了自己嘴里。

正当我与二宫桑同时嚼着花生的时候,玄关那里传来了开锁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欢快的低音:“ただいま!”

“お帰り,翔ちゃん” 二宫桑转过身,旁边的kazu也欢腾地飞奔过去,扑到了樱井桑身上。

可恶——我可爱的二宫桑和kazu,一时间全部围到了樱井桑身边。

啊,说起来樱井桑,真是让人火大啊——每次我跟二宫桑独处的时候,都能听到他一脸幸福地说着翔酱翔酱的,还不是在叫我。

吃东西的时候被说像樱井桑这种事情我就不再赘述了,而就连吃饱了以后,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坐在地上的时候,二宫桑看到我也要说,“fufufu,像翔酱一样容易吃多呢。”

有的时候呆在哪里放空自己的时候,若是对上了二宫桑的视线,准会听到一句感慨:“黑溜溜的大眼睛真的很像翔酱呢。”而我只好继续瞪着我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二宫桑,直到盯得他不好意思了,耳朵发红地移开视线,发出好听的笑声。

说起来我也是一只有志向的仓鼠,虽然爱吃,却也很注重身材的管理。每天都会在跑轮上跑上好几公里,不仅如此,有时来了兴致,我还喜欢吊在笼子顶上呆上一阵,以至于被二宫桑笑着点评:“fufufu,sho酱很棒嘛,手臂肌肉也很像翔桑哟。”

真是不甘心啊。

啊,不好意思,又说远了。刚刚二宫桑接过了樱井桑的外套,挂到了玄关旁边的衣架上,“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这样询问之后,樱井桑伸出手指摸了摸二宫桑的鼻子,“先洗澡。”

我有些时候真的不是很能理解我的两位主人毫无征兆也毫无道理的一些body-touch。

然而即使是被做了这样奇怪的动作,二宫桑也面不改色,除了耳朵有点红以外。

“那我去给你放水。”二宫桑甜甜地笑着,即使背对着我我也能从樱井桑宠溺的眼神中看出那是一个怎样温暖的、可以融化全世界的笑容。

对,我就是一个毫无原则的二宫吹。

二宫桑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浴室,宽松的短裤下因为移动而若隐若现的大腿根部,看起来非常白嫩,作为一只二宫桑养的仓鼠,在下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有一天可以在二宫桑的大腿肉上滚两圈。

你说我是亲爹的话我也不会反驳的。

可是这个家里有一个比我亲爹得要多得多的男人。

他现在正脱着身上的衣服,不紧不慢地向二宫桑的方向走去。

我有的时候真的很好奇,那个肩膀的弧度是怎么架得住二宫桑的小腿的。

每次他们在客厅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时,二宫桑的小腿都能稳稳地架在樱井桑的肩上,脚踝被樱井桑的手抓着,蜷起的脚趾头圆圆的,超级可爱。

虽然我很嫉妒樱井桑的溜肩。

“kazu——跟我一起洗嘛~”这么想着时候,浴室那边传来了那位溜肩的声音。有点闷闷的,像是把下巴抵在了二宫桑肩上说出来的话。

“唔哇不要脱光了抱上来啊!!”正在放水的二宫桑显然是受到了惊吓,袭击了这样毫无防备的二宫桑的溜肩,不是好溜肩。

我不禁不满地鼓起嘴来,同时又竖起耳朵想知道二宫桑是怎么拒绝樱井桑的。

“唔,好吧,看在你都准备好了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跟你一起洗吧。”

嗯…其实在樱井桑面前二宫桑就是一点原则都没有。

我的主人们总是会做出超越我的想法的行为,跟不上他们的脑回路。

不过好在这个家里还有跟我思维模式非常相似的成员——我的kazu。

kazu是一只非常聪明又可爱的小柴犬,而且,非常粘我。

虽然也很喜欢樱井桑和二宫桑,但kazu最喜欢的是我,只有这一点,我是永远坚信不疑的。

你看,他正走近我的笼子,把黑露露的圆圆的小鼻子贴近我……

好啦,我要沉迷于kazu酱愛の舔舐了。

国民偶像天团岚的成员二宫桑和樱井桑的家里养的仓鼠sho,今天也绝好调超。

评论(6)

热度(47)